懶魚一隻/灣家人
想和大家做朋友,可以叫我小翼或魚(๑•̀ㅂ•́)و✧ (要點臉

畫風還沒固定,上色隨便亂糊,同樣的角色每張都長得不一樣,我的鍋 (。

做事挺三分鐘熱度的,請和我聊聊天保持熱度保持產出 (。

嘴巴很笨,說話不太過腦,如果有冒犯之處請告知我,有點玻璃心所以請不要罵我,讓我們好好溝通有愛這個大環境好嗎。゚(゚´Д`゚)゚。

呃 那啥 更新不定時掉落(。•́︿•̀。)

殞翼

© 殞翼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起床

突然才發現五月十三安哥生日也是母親節,所以決定來摸個短小 (。

話說我這次學乖了,提早開始飆安哥生賀,所以四月二十之前就寫完了哈哈!

沒錯要期中考了我依舊在摸魚 (什麼毛病妳

有年齡操作,雷18/安25

小摸魚,沒有質量,我流OOC,不要帶腦 (#

我就愛!傻白甜!!! (#









早晨,太陽毫不吝嗇的一舉將光明賦予世間萬物,鳥兒高聲歌唱的明媚晨光中,為嶄新的一天拉開了序幕。

厚重窗簾拉上的某間臥室,晦暗的室內是將光明阻絕於房外的秘密樂園,與光亮的外頭分割成了兩個差異極大的天地,少了暖光拂照的房內,氣溫硬是比外頭低了那麼個幾度。

只是對房間的主人來說,這種溫度卻只是適中的適中那麼剛好罷了——非常適合睡覺。

拒絕了光明的打攪、隔絕了鳥兒的鳴叫,對無時無刻無不想睡覺的懶蟲來說,哪兒還有比這裡更適當的賴床地點?


——雖然他很少得以成功賴床。


"碰!!!"


  

彷彿是平地一聲驚雷,正是有人"攻擊"他的房門所造成。但臥室內柔軟大床上的棉被團依舊是紋風不動,沉默的,表明了房間主人堅定的態度。

"雷獅!你該起床了!"

實木的房門大開,看起來還有點搖搖欲墜的模樣,讓人擔憂如果每天都要來這麼一齣的話這間房的門是不是該考慮換成鋼的,耐摔。

伴隨著溫潤男音傳進房內的是一個人影,由於此人立於門口,背光中看不清他的模樣,但從身形以及嗓音卻可以知道來人是名青年。他快步跨進了房內,目標清楚毫不遲疑的筆直往窗台走去,隨即"唰"地一聲拉開了這並不便宜的遮光窗簾,而它果然也不愧對那高密度高品質高價格的名號,只見原本黑暗的室內驟然大亮,溫暖的陽光終於得以肆意攻佔這個空間。

照亮房內景物的同時也將站在窗邊的青年給照的一清二楚,青年擁有一頭如同偉岸古樹般溫暖的褐色髮絲,但卻看起來不太乖巧的在腦袋上亂翹著,只有那半長不短的鬢角、柔軟服貼地靜垂於頰邊,林葉般蒼翠的眸中不似平常的溫柔和善,微微瞪圓的雙眼讓他看起來鮮活了許多。

"快起床!"

見床上的人還是動也不動,安迷修幾步上前一把扯住床上裹的跟蠶繭一樣的棉被一角,開始用力跟裡面的蠶寶寶做爭鬥。


要是棉被有生命的話,此刻它應該已經在兩人的角力中哀嘆自己命途多舛,它想,要不是自己質量夠硬,早該在它被帶回這個家的第二天就慘遭分屍、一命嗚呼了。


"安迷修你好吵啊......"躺在床上終究是不好施力,況且他還是挺喜歡這條被子的,所以在聽到了棉被發出不堪負荷的哀嚎時,蠶寶寶選擇鬆手,差點讓站在外頭的安迷修因反作用力而翻過去。

被人扯開了點的被子裡終於冒出一顆,即使是睡眼惺忪、雙眼都睜不開的樣子卻依舊看得出是個大帥哥的......鳥窩頭——也就是房間的主人,雷獅。他好似不滿太過光亮的環境一樣側身背對窗子,將自己蜷成蝦米狀,然後趁安迷修不備的時候將被子拉回來一把蓋在頭上,"再五分鐘......"

"不行!這樣你上班會遲到的!"安迷修直接上手去搖雷獅隨著年紀增長越發寬厚結實的背,一邊憤憤地在心裡一一細數雷獅的種種"罪行",像是愛賴床,早上有夠難叫,終於起床後動作也慢吞吞的,不只這樣還總愛對他動手動腳......想到這裡安迷修臉上一紅,他惱怒的低叫道,"快起來!我已經在弄早餐了。跟你說了多少遍,晚上早點睡!不要每次都這麼晚起來然後快遲到了才在那裡開快車!很危險的!還有......"

"安迷修你是我老媽嗎!"雷獅表情痛苦的摀住耳朵在床上滾了滾,見安迷修大有"你不起來我就不停下"的趨勢,雷獅恨恨的一腳將被子踹開,隨即呈大字型的癱在床上當死魚。

"我才沒你這種不肖兒子呢,臭小鬼!"

安迷修站在床邊插腰瞪眼做茶壺狀,見方才的碎碎唸攻擊不起效,他索性將自己矯健修長、有著漂亮蜜色肌膚的右腿抬起,虛虛的擱在雷獅那白皙光裸又有肉眼可見的腹肌和人魚線的肚皮上,正當他作勢要踩的時候,異變突起!


"啊!"


只見原本眼睛閉起好像又睡著的雷獅突然睜開雙眼,深邃的紫色眸子閃過一抹狡詐,他有力的大掌一把篡住安迷修線條俐落的小腿,猛地用力一扯。重量全放在另隻腳上的安迷修怎麼可能敵的過這有預謀的攻擊,他被拉的整個人重心一偏,還得怕壓扁床上那個不怕死的,只得把腳岔的更開,導致他現在呈現雙腿分開的姿勢跨坐在了雷獅的腰胯上。

"小鬼?嗯?"原本癱在床上的雷獅也不裝死了,他撐起上身,將自己肌肉緊實的胸膛挨近安迷修的臉,雷獅微微低頭湊近安迷修越發紅得可愛的耳尖,一邊故意用低啞撩人的嗓音在他耳邊吐息說話,另一邊,他先前抓住安迷修小腿的那隻手若即若離的沿著優美的曲線而上,在撩得懷中人忍不住要跳起來的時候,終於落到安迷修那圓潤挺翹、手感良好的臀部上,毫不客氣地往下一摁!


"雷獅!"


"在!"雷獅笑得不懷好意,他用自己已經微微抬/ 頭的下/ 身往上頂了頂,目瞪口呆的安迷修感受到自己穿著薄薄短褲的臀下一個越發熾/ 熱的物件,燥得他俊朗的臉整個通紅一片,但雷獅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放過他,他已經等的太久了,尤其是這傻呼呼的獵物還每天都不要命的在他眼前晃。


"放心,我會讓你清清楚楚地知道,我到底小不小。"



在叫了雷獅起床的好幾個年頭後,安迷修終於在今天翻車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啊!混帳......"


"早餐、會焦......"


"嗯......你、別......"


"哈啊......嗚、要遲嗯......到......"


真是值得慶祝的一天,飢餓的獵食者終於把自己眼饞了很久的可口獵物吞吃入腹,但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滿足了口腹之慾的獅子之後可能不會太好過了。


——由於當天早上的早餐成了煎鍋裡的一堆焦炭,到後來兩人上班雙雙遲到,可憐雷獅只能連續吃好幾天的青菜,直到安迷修的屁股不痛為止。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End. (

-------------------------------------------------------------


啊哈哈哈哈哈對不起我腦袋有洞 (


這篇的靈感來自我突然想到,安哥生日→母親節→我媽→我弟→起床→每天早上的戰鬥→想看雷安戰♂鬥,大概是這樣的演變過程。我知道我今天忘了吃藥,不用提醒我了謝謝 (。


依舊在上班時段挖各種休息時間用手機激♂情碼字(咳),摸魚摸了2.5K,我也真拼,可能有語句不通順或錯別字......等我放假再修吧,我好累 (癱

然而放假了靈感瞬間停擺所以就不修了哈哈


有沒有小可愛願意跟我交(聊)流(天)一下r,我很平易近人的OAQ (妳滾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