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魚一隻/灣家人
想和大家做朋友,可以叫我小翼或魚(๑•̀ㅂ•́)و✧ (要點臉

畫風還沒固定,上色隨便亂糊,同樣的角色每張都長得不一樣,我的鍋 (。

做事挺三分鐘熱度的,請和我聊聊天保持熱度保持產出 (。

嘴巴很笨,說話不太過腦,如果有冒犯之處請告知我,有點玻璃心所以請不要罵我,讓我們好好溝通有愛這個大環境好嗎。゚(゚´Д`゚)゚。

呃 那啥 更新不定時掉落(。•́︿•̀。)

殞翼

© 殞翼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撒嬌

抓時間摸魚 ,想撒嬌了的產物,日常OOC

年下學pa,這是個有點縱容雷獅的安安, 以及仗著人家疼愛而為所欲為的小獅子 ,大貓貓真可愛

然後,是雷安 雷安 雷安










——我的,安迷修。






埋伏在拐角處許久的雷獅一把將正在巡堂的安迷修堵進樓梯下方的小空間,不給安迷修反抗的機會,雷獅修長有力的雙手將人牢牢圈進懷裡,他微微低頭,像隻大型貓咪一樣不住的在懷中人頸間磨蹭、嗅聞,彷彿在確認自己的所有物有沒有染上其他味道。

"唔、惡黨你搞什麼......"柔軟的髮梢在脖頸那裡搔啊搔的,被緊緊抱住而無法逃脫的安迷修怕癢似的扭了扭,見雷獅把臉埋在他肩膀那邊廝磨就是拒絕回答,安迷修嘆了口氣終於放棄做無用的掙扎。他稍顯遲疑的伸出手回摟住雷獅肌肉緊實的腰,接著側頭用自己染上點點緋紅的耳朵尖去蹭雷獅的黑髮,"雷獅,怎麼了?嗯?"

"沒什麼。"

埋在肩頸那的聲音聽起來低啞含糊,雷獅攬著安迷修腰的手把人更往自己懷裡按,上半身下壓讓對方柔韌的身體只能被迫後仰。他抬起頭,薄薄的嘴唇從安迷修的耳際開始落下一個又一個蜻蜓點水的吻,一路慢慢往下,安迷修慢半拍的感受到了脖子那裡、靠近鎖骨的地方傳來不甚明顯的濕/ 熱以及一絲疼癢,他連忙放開圈在對方腰間的一手去揪肇事者的後衣領,"啊!等等雷獅、別吸......也別咬!之前的痕跡才消掉啊!"

"嘖、就是消掉了才要補啊。"被制止的人不滿地咂了下嘴,雷獅頓了一會還是順從後襟的力道直起身體,好讓安迷修飽受摧殘的腰能不那麼難受。

"補這個做什麼啊?!"又不能升值!

安迷修百思不得其解,簡直要一個頭兩個大,他一手抵著雷獅厚實的胸膛,然後揪著衣領的那隻手則是輕輕地拍了下他的後腦,"而且這裡是學校,還不放開我。"




"真囉嗦,到底給不給咬?"

"不給!"




不給咬啊,沒關係,到床上你就知道。感覺到懷中有點推拒的力道,雷獅一邊收緊手臂一邊暗搓搓的想。




"好了雷獅,多大人了還撒嬌,快點放手。"

他不屑的撇了撇嘴,一手稍加了點力道揉按安迷修的腰部,待懷中人的抗拒變小、身體微微發軟時,另一手才沿著腰窩輕撫而上,最後停在肩胛骨那兒將他的上身壓向自己,"才不放,放了你又跑了怎麼辦。"

"我是能跑哪兒去啊。"

"我怎麼知道,反正除了幫那些女人,你不是一直都到處跑嗎。"




雷獅才不會承認他是吃醋了,畢竟他一直認為自己才是安迷修心中最重要的那個,但是對安迷修來說,似乎什麼都很重要,老師的吩咐、學妹的請託、身上的責任......任何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在他心裡佔上一角。尤其最近學生會的事務又特別多,雷獅都快不記得上次好好抱著安迷修睡覺是什麼時後的事了。

終於搞懂面前這個年紀越大越幼稚的人在鬧什麼彆扭,安迷修感覺自己被越抱越緊,簡直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嘴角掛著一抹苦笑,心裡想著簡直是上輩子欠的債今生來還,他誇張的嘆了口氣,"唉......"

接著安迷修鬆開抓住雷獅前襟的手,和另一邊一起緩緩環上這個已經比他高了半個頭的小混蛋的脖頸,"我保證今天會準時回家,行了吧?"

"只有這樣那當然是不行的吧。"




就是有人不知道得寸進尺怎麼寫。感覺到後腰摩挲的大手把自己往對方胯/ 上暗示性極強的按了按,安迷修簡直要被气笑了。




"那這樣?"

不給雷獅開口的機會,安迷修雙手稍稍用力將他的上身往下拉,然後自己則是微微踮起腳尖、抬頭,色澤偏淺的唇準確印上雷獅看起來顯得冷厲的薄唇。趁著他愣神不知道魂飛到哪裡去時,安迷修忍住羞恥、胡亂在他唇上亂親一通後,又悄悄探出舌尖輕輕舔了舔雷獅線條優美的唇峰,然後才被回過神來的猛獸一把按在身後的牆上,放軟身體任由他予取予求。

雷獅反客為主,他追逐安迷修退卻的軟舌,頂開獵物想要閉合的雙唇、狠狠舔\ 舐過對方的齒列和上顎,感受到懷中人怕癢似的縮瑟,雷獅喉間溢出幾聲悶悶的哼笑,直到後腦的髮絲傳來一陣細小的疼痛,雷獅才放過安迷修的敏\ 感點——安迷修的腿已經軟的快站不住了,全靠雷獅托在他臀/ 部上的那隻手,才沒有丟臉的直接滑坐在地。

雷獅糾纏著安迷修閃躲的舌頭、加深這個吻,在這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被人發現的地點,他們忘情地汲取對方的溫度,尤其是雷獅,發了狠似的,好像連氧氣都要搶奪殆盡,只妄安迷修的呼吸吞嚥間都是自己的味道才好。按在他背上的熾熱手掌上移,穩穩地托住安迷修柔韌仰起的後腦,輕輕揉弄手中柔軟、稍長的髮絲,耳邊聽見他們嘴唇錯開時從安迷修口中洩出的一絲低/ 吟,雷獅瞇起的雙眼中終於露出一點滿足的神色。

"嗯......還行吧。"

大貓饜足的舔舔安迷修溢出嘴角的唾\ 液,他在安迷修不輕不重的一掌拍上自己結實臀\ 部的時候,愉悅地用嫣紅濕/ 潤而顯得越發性\ 感的薄唇蹭了蹭安迷修已經燒紅了的耳朵,"訂金我收到了,晚上記得給我上正餐啊。"










End.


--------------------------------------------------------------

沙雕一樣的文,沙雕一樣的我 (。

糖力不足只好給自己補補了

我好想放假......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