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魚一隻/灣家人
想和大家做朋友,可以叫我小翼或魚(๑•̀ㅂ•́)و✧ (要點臉

畫風還沒固定,上色隨便亂糊,同樣的角色每張都長得不一樣,我的鍋 (。

做事挺三分鐘熱度的,請和我聊聊天保持熱度保持產出 (。

嘴巴很笨,說話不太過腦,如果有冒犯之處請告知我,有點玻璃心所以請不要罵我,讓我們好好溝通有愛這個大環境好嗎。゚(゚´Д`゚)゚。

呃 那啥 更新不定時掉落(。•́︿•̀。)

殞翼

© 殞翼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料理+你=?

沙雕而弱智的起名,這篇的名字和內容好像沒啥關係,不要笑我 (。
流水帳,我流OOC,有BUG,不要考究穴穴
這次提早寫好了生賀,大概8k,我也是老拼命了 (笑哭

我就喜歡看這倆個小笨蛋明目張膽的互寵R!!!   (太太冷靜












"安迷修,還沒好嗎?"








1.




佈置成田園風的開放式廚房帶著大窗外照進的暖光,明亮且怡人的空間中,彷彿能看見在晨曦的光束照耀下,飄浮的細微塵埃隨著窗外吹拂的微風調皮地打著旋兒。


淺咖啡色和白色搭配的櫥櫃上擺放著數量眾多的瓶瓶罐罐,看的出來這個廚房的使用者是個很常下廚的人,或許說是喜愛下廚更正確一些。


打開的櫃子裡不少烹飪用的廚具,上頭有著常常使用的痕跡,但看起來卻並不陳舊,顯然是經過細緻的保養。櫃子及調理台上的玻璃罐裡裝著不同的調味品以及種類繁多的乾燥香料,罐子外頭還悉心地貼上了介紹用的小紙條,像是品種、味道或適用的料理之類的。


廚房維持乾淨的米色壁紙上不知道被誰用黑筆簡單的畫著幾隻鳥兒,看不出是什麼品種,但那神韻抓出來了就是頗為靈動,像是隨時都會毫不留戀的拍拍翅膀飛走,又或者是在這充滿溫馨感與草木氣息的廚房住下,在晨間烹調食物的聲響中引吭高歌。


矮櫃頂端和牆上釘著一排排美觀又小巧的木架,上面鬱鬱蒼蒼的種著許多新鮮香草,例如:迷迭香、百里香、羅勒、薄荷、馬鬱蘭......等,看的出是有計畫的擺放,不同品種的香草穿插在空間中所有地方,讓整個廚房看起來是生機勃勃而不顯得雜亂,其中還有幾盆吊掛在靠近窗口的半空中——葉片上的水珠在日光的照拂下閃閃發光,如同上天遺落的寶石——顯然是當初在裝設的時候沒想到使用者會把越來越多的植株往家裡搬,搞得像小型的香草植物展覽場似的。


安迷修的手在這方面來說很靈巧,製做這些架子也花不上他多少時間,就是有些少見的香草照護起來頗為費力,但安迷修還是挺開心的,烹飪和園藝都是他的喜好,畢竟為此他的生活過得很充實。




不,應該說,太充實了。






2.




今天雷大總裁難得沒有留在公司加班而是清閒的在家裡睡到自然醒,當他清醒過來起床時,時鐘上的指針告訴他現在已經接近中午了。


雷獅還維持著趴在床鋪、臉壓在枕頭上的姿勢,他探手往床的另一側摸去,理所當然的只感覺到了床單冰涼的溫度,喉嚨中溢出幾聲含糊不清的咕噥,雷獅翻了個身滾到安迷修的位置上,一邊想著弄亂了他的被子被他發現後會不會皺眉,一邊把臉埋在帶著安迷修身上淡淡花草味的枕頭裡、用力的蹭了蹭,最終雷獅還是嘆口氣從柔軟的大床上爬了起來。


雷獅下床時彎腰撈起昨晚被胡亂脫下後扔在地毯上的緊身背心隨意套上,透過窗簾的微光照射在他線條優美的後背,可以窺見零星的齒痕與抓痕被落下的衣擺一一掩蓋,走去浴室的途中他順手拿起落在椅子上的寬鬆運動褲穿起來,接著雷獅才一邊扒了扒翹的亂七八糟的頭髮,一邊打著呵欠走進浴室盥洗,直到幾分鐘之後出來才又是一副神清氣爽的模樣。


打開臥室的門,果然聽到樓下廚房傳出刀具與砧板撞擊的聲音,不一會兒又是炒鍋的滋啦滋啦聲,隨著熱鬧的聲響一起傳上來的還有紅酒、牛肉和一些香草特殊的香味。雷獅覺得自己空了一早上的肚子就要開始造反,他邁著懶洋洋的步伐往樓下走去。


他們家的廚房是開放式的,雷獅站在一樓的樓梯上就可以看到安迷修在廚房忙碌的背影,身上難得沒有穿他那件標誌性的白襯衫,而是隨便套著雷獅的衛衣外套和一條圍裙。安迷修的身形和雷獅比起來較小許多,雷獅的外套穿在他身上可以將他的臀部整個包覆住,盯著外套下幾處泛著紅痕的蜜色長腿和鬆垮領口裡、脖頸上的斑駁紅點,雷獅感覺自己似乎更餓了。




"安迷修,還沒好嗎?"




分隔廚房與客廳的中島承襲了櫥櫃的棕白配色,不易被碰撞到的角落放著一盆雷獅說不出品種的花,為這小塊區域增添了點活潑的色彩。亮白的桌面被擦的光可鑑人,兩個相鄰的座位上擺著可愛到明顯不是他們這個年紀的男人會用的餐桌墊,以及成套的碗盤,一個有著小馬圖案、另一個則是艘小船。


已經有幾樣菜上桌了,但雷獅的注意力沒有半分落在那色香味俱全的食物上。


他繞過障礙物,幾步來到安迷修身後一把圈住他依舊精實的腰,彎身將臉埋進安迷修頸間嗅聞,清新的草木香混合了薄荷味的沐浴乳以及食物的味道,雷獅忍不住輕輕地啃咬起安迷修的頸子,將他散發著香味的、薄薄的皮膚叼在唇齒間吮吸,"我好餓。"


"既然餓了那就不要干擾我啊。"


安迷修敏感的縮了下身子,現在他兩隻手都用在處理飯前的沙拉上,沒有空著的手能把黏在自己身後的這只大貓撥下去,他微微側頭用緋紅的耳尖蹭了蹭雷獅的黑髮,"雷獅,早安。"


"現在都要中午了吧。"雷獅啞聲在安迷修耳畔低低調笑,手還不安份的鑽進外套下擺摩挲著對方逐漸升溫的身體,然後才在安迷修忍無可忍的準備轉身踹他一腳的時候,一邊制住他的腿,一邊笑瞇瞇的在他唇上啄了一口,"早啊,我親愛的騎士先生。"






3.




雷獅還沒和安迷修在一起之前身體的狀況並不能說很好,應該說,學生時期的他身體還是很不錯的,吃的好睡的好,並且也有運動的習慣,但自他接手公司後常常就是加班加點的忙碌,沒空時就讓助理買個外食或泡麵隨便吃一吃應付過去,要不然就是應酬喝酒,難得放假的話也是和幾個朋友三更半夜玩樂擼串到凌晨。就算為了維持體態有定期上健身房運動,但身體總歸是架不住這麼不健康的生活的,這不,之前就有過因胃病痛到受不了而進了醫院,即使卡米爾幾次勸過雷獅這人還是記吃不記打,總是痛過就忘,出了病房依舊隨自己心意該幹嘛幹嘛。


但這情況自雷獅在追安迷修的時候就改善了許多,追上手後更是基本已經沒了。畢竟性格自律的安迷修是個作息也挺規律的人,甚至在某些事情上更是到了龜毛的程度,例如他很少吃外食,就算工作再怎麼忙他還是會抽出時間提前準備好營養又簡單的便當帶去上班——尤其對於燒烤這種油膩又不健康的食品更是敬謝不敏。


安迷修擅長並且喜愛烹飪,對於如何烹調各種食材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自從他決定要和雷獅一起過生活之後,更是查閱資料尋找許多食療的法子來幫雷獅養胃養身體,如今雷總裁的早午餐都是安迷修提早起床準備的,如果當天要加班的話安迷修也會在他下班回家前準備好一些簡易的吃食放在鍋裡溫著,讓他不至於在回家後還只能隨便吃點泡麵或大半夜的在廚房裡折騰——安迷修可不想隔天提早起來煮飯時還要收拾廚房裡沒吃完的不明物體。


他們在一起幾年的時間了,安迷修把雷獅的身體給養的很好——應該說太好了,要不是他依舊有定期上健身房運動的話,可能連小肚子都要冒出來了——但養好了雷獅的後果是精神頭很好的野獸有時後可能會睡不著,那麼當晚大概是誰都不用睡了,不過下場是隔天雷總裁只能吃吐司夾果醬度日。




嗯,還是自己做的哦!






4.




說來,雷獅和安迷修也是有緣,從小到大讀的學校都是同一所,不過倒是不同班,一個主理一個從文。半大不小的男孩一開始由於脾性原因均是互不對付了好幾個年頭,後來才在相互較勁中慢慢發展出了點別的什麼情緒,但愣是沒有一個人去捅破那層薄薄的窗戶紙,就這麼到了畢業,兩人走上事業後各奔東西。


直到某天雷獅頂著熬夜加班了好幾個晚上而略顯憔悴的帥臉路過車站時,情況才有所轉變。




當天本來是休假日,但雷獅因為接到一通緊急電話只得放棄休息趕去開會,但由於車子前一晚被佩利弄壞了,不得以之下他只能臨時改騎機車去公司,就在他停等路口號誌燈時,旁邊的車站出口附近突然傳來一陣騷動,原本雷獅是不打算理會的,他漫不經心地朝吵鬧的方向瞥了一眼後就看路去了,正當他在心中讀著秒數準備起步加速離開的時候,就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壓過了其他雜音、穿透自己的安全帽傳入耳內,雷獅當即愣了一下,接著他思考了幾秒後決定將車停在路邊過去看看。


不過幾步遠的距離,雷獅打完電話再邁起他的大長腿走過去也不用幾秒。就看到傳來騷動的地兒裡三層外三層的站滿了議論紛紛的人潮,雷獅輕輕地咂了下舌,就看他仗著自己一米八六的先天優勢杵在外側一個不是那麼擁擠的地方朝事件的中心看去。


"安迷修......"果然是他。


嘴裡輕輕地咀嚼這個名字,雷獅的表情有瞬間像是陷入了回憶裡。聽著那人雖然緊張但卻堅定而不顯混亂的嗓音一邊一一吩咐身邊人事情,一邊拍打躺在地上的男人的雙肩——那是個身著運動服的老人,看樣子像是心肌梗塞——安迷修已經開始著手實施急救,看的出他學過心肺復甦術但明顯沒有正式施救過,呼吸有些急促,而且那張和雷獅記憶中相像但稍有變化的臉上帶著雷獅所熟悉的故做鎮定,緊張時會輕咬下唇的習慣也還是和讀書時一樣。


雷獅記得安迷修畢業之後好像選擇了幼師的行業,身穿休閒服的安迷修比起在校時期的正氣凜然看起來多了份柔和,也可能只是因為他的溫柔從不為雷獅展現,所以即使知道安迷修本來就是有些溫和到像個草食動物般的性子,雷獅還是覺得挺神奇的,畢竟在學校的時候可沒有幾個人可以和他打成平手,更別說是從他手上討的了好了。


在安迷修做到第二輪心肺復甦的時候,剛才自告奮勇跑去拿AED的人也回來了,可他只是在安迷修旁邊團團轉,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手足無措的不知道如何是好,還一臉快哭了的表情。然而安迷修看起來已經微微露出了疲態,畢竟對新手來說執行有效的CPR實操本來就是個體力活,更何況他還得分心指導旁邊那個笨手笨腳的協助者,雷獅聽到一旁有人在喊著"堅持一下"、"已經叫救護車了"等等,就是沒一個人上去搭把手。


"廢物",雷獅心想。


他伸手撥開身前的人群朝中心擠了進去,輕易的從青年顫抖的手中拿走AED開機並開始貼貼片,安迷修沒想到還會有好心人願意協助,畢竟許多人會擔心協助急救卻不成功的話容易引發爭議,正因為理解大眾的擔憂,也因為理解,安迷修才會選擇了自己上前而不是在一旁干著急。


所以當看到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拿著電擊貼片出現在自己的視野裡時,安迷修反射性的抬頭望去,在看清了來人臉的那瞬間安迷修愣了一下,他手上動作未停,嘴巴卻開開闔闔的好像想說些什麼,但最終,溢出嘴角的只有一聲輕輕淺淺的呢喃。


"雷獅......"


即使是細小若花苞綻放的聲音,雷獅還是聽到了,但他覺得比起簡單的稱呼,這裡面包含了更多別的什麼東西。像是嘆息、像是喜悅,像是畢業前那個夏日的夜晚,隱藏在煙火轟鳴聲中、懷中藏著小小心事的少年那聲故做灑脫的呼喊,帶著不易察覺的柔軟與小心翼翼。當時的雷獅即使再聰明,對感情也仍然懵懂,遑論理解包裹在層層掩飾物下的真心?


但現在的雷獅卻可以。




雷獅心裡微微一動,表情頓時放鬆了起來。




"不要讓人靠近。"不容置喙、發號施令的語氣,這是安迷修所熟悉的雷獅。


"換我來吧。"溫和且透著細細笑意的眉眼,明明看起來心情不錯卻硬是要扳著的嘴角,這是安迷修所不熟悉的雷獅。


在安迷修的印象中雷獅總是明亮、耀眼又自信——不過安迷修覺得他是驕傲自大,還很任性妄為——但不可否認的,雷獅是個天生的發光體,能吸引到許多人的注意......能吸引到自己的注意。




一場驚險的急救就在兩人各懷心思的情況下悄悄變質,他們不再說話,沉默的張力把周遭的聲響隔絕在他們以外的地方,直到專業的醫護人員趕達現場並接手病患之後才打破這張無形的大網。


簡單的回答完醫護人員的問題後,安迷修默默起身甩了甩有些發酸的雙臂,他像是不知道怎麼開口似的張了張嘴,然後才注意到臉色蒼白到有些過份的男人依舊蹲在地上,那雙總是出現在安迷修夢境深處、深邃如同瑰麗星空般的紫色眼眸正眨也不眨地盯著他看,安迷修登時一個激靈,差點沒像學生時代和雷獅打架的反射動作那樣一拳擂過去。


當然,安迷修即時抑制住了自己的行為,並在心裡對自己好一通批判。


而雷獅哪想的到對許久未見的老同學安迷修內心反應竟然是這樣的,他正盤算著該如何套安迷修的話,或是直接把他拐去吃頓飯時,雷獅的肚子忽然叫了起來。


"......"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雷獅,你是不是都沒有好好吃飯?"這時安迷修也顧不上尷不尷尬了,他的眉頭皺了起來,臉色一下子變得嚴肅,雷獅發現自己還是挺懷念安迷修這個表情的,這是高中時最常對他擺出的表情之一,但安迷修並不知道他這個臉總讓雷獅忍不住想對他動手動腳。


雷獅順桿上爬的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只見他的表情突然變得可憐巴巴,也不想想自己一個西裝革履、英俊挺拔的大男人擺出這種表情會不會讓人起一身雞皮疙瘩,"是啊,我昨晚加班到現在早飯也還沒來得及吃上呢,如何?我有幸請安大班長吃一頓飯嗎?"


雷獅猜測的不錯,眼看安迷修的表情稍微軟化,他正心裡暗喜著,就聽到安迷修溫潤的嗓音輕聲說到,"我現在住的地方就在這附近,要不,我煮點東西給你吃吧?"


沒想到幸福來的這麼突然,雖然雷獅一早決定這次一定要把安迷修給追到手,但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還是把他給砸的一愣。


"惡黨?"安迷修緊張了起來,一不小心連學生時代對對方的稱呼都脫口而出了。安迷修簡直想給自己來一個頭槌。


"吃!怎麼不吃?"今天的會議肯定要涼了,但他還是覺得挺值的。


雷獅笑了。幾年前放跑的獵物現在自己跑回獵人手中,不趕緊把他抓起來可能又得一溜煙兒不見影,如果變成那樣的話雷獅自己肯定都不會放過自己的。


"走吧。"




多年以後,每當雷獅想到這段往事總感慨,好險他那個時候腦子突然抽了跑去多管閒事,不然可能就跟安迷修永遠的錯過了,然後隨著時間過去一天天淡忘而終有一日會完全想不起來那人的模樣。想想雷獅就覺得慶幸,原本他以為自己並不會有體會到這種感情的一天,畢竟他奉行的是想要的就自己爭取,是自己的就只能被他牢牢抓在手心裡,藏著、護著。這可是安迷修,他怎麼可能把這傻瓜騎士讓給別人呢?


還好最後還是抓住了,雖然過程有那麼點不堪回首,而且也沒辦法把人藏著護著,但雷獅已經很滿意了,畢竟那人可是安迷修啊。






5.




他們家的庭院裡種著許多植栽,現在差不多是牡丹和芍藥花開的季節了,大片的綠意中夾雜色彩繽紛的花朵兒讓人看了心情舒暢——雖然在雷獅看來他根本分不出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只有當他休假在家時,才能透過安迷修在院子裡照顧花草的叨叨絮絮中得知他手中的"美人兒"指的是什麼。


房子銜接庭院的露台旁有一棵高約十幾米的苦楝,木造的露台上還擺著成套的桌椅,大傘狀的樹形能形成很好的庇蔭,讓他們可以在那邊度過一個假日的悠閒下午,安迷修總是會泡上一壺玫瑰花茶,配上一些小點心與幾本烹飪書籍。雖然雷獅總抱怨喝花茶感覺過於女氣,但安迷修都以玫瑰花茶性質溫和,能緩和情緒、紓解抑鬱,非常適合上班族等理由來打發他。


不過當午休結束時,雷獅可以得到一個帶著花香與蜂蜜甘甜氣息的吻,所以他也總是樂此不疲。




春夏之交亦是苦楝花開的時節,嬌嫩的紫色小花盛放、鋪滿樹冠,當風吹拂時星星落落的小花兒就會隨著午後陽光一起,透過層層枝葉間的縫隙灑落在小憩的安迷修身上和褐色的髮絲裡。熟睡中的安迷修面容溫和,嘴角會微微勾起,看起來就像做了個好夢,雖然有時候也會微蹙眉頭,這是一個他對雷獅無可奈何的時候會擺出來的表情,對於安迷修的夢中有自己——管他好壞——這點,雷獅會自認大度的放他一馬不去吵醒他,一邊撐著下巴看林蔭與光斑交映在安迷修的臉上,一邊在他手中的書本快要掉落時托上一把。


深色的藤製休閒躺椅上鋪著柔軟的靠墊以及淡紫色的法蘭絨毯,上面還放著幾隻看起來有些年歲的咖啡色小馬抱枕。這是當年雷獅在追求安迷修的時候為了討他歡心而親手做的,之後每年都做一隻給安迷修已經成了習慣。不過庭院放的這幾隻明顯是比較早期的手筆,針腳有些凌亂,一些縫的不太牢靠的小地方已經脫線了,雖然安迷修之前找時間加固了一遍,但還是被雷獅以黑歷史的名義打入冷宮,想當然,雷獅自豪的新作現在就擺在他們臥室裡,但事實上是加大雙人床的......床頭。


想什麼呢?你以為雷總裁會有讓安迷修把它們擱在他倆之間當屏障的機會嗎?


是不會,但......當他們在做些晚上的活動時就另當別論了,雷獅還是挺喜歡看安迷修一邊拿其中一個抱枕遮遮掩掩,卻怎麼也藏不住紅透了的耳尖,以及到後來受不了的咬著小馬的耳朵時,唾\ 液都流下來沾/ 溼了布料卻還是壓抑不住的/ 喘/ \息/ 呻/ \吟,這些都能讓雷獅莫名的興奮不已。


咳、離題了,總之,當初在這個高檔小區買房子的時候安迷修就是看上了這棵苦楝樹才決定買下這棟屋子的,至於院子和屋裡的其他花花草草才是往後幾年安迷修慢慢的、一點一點栽種出來的。


但安迷修才不會承認是為了雷獅呢。






6.




晚餐依舊是安迷修煮的,他堅稱慶祝的日子更應該自己下廚而不是吃外面的餐廳——講的好像不是慶祝的日子就肯吃外面一樣——雷獅無奈,但拗不過安迷修的堅持也就隨他去了。


晚飯過後,雷獅幫著安迷修把碗洗了,雖然他是打算自己來的,但憂心忡忡的安迷修實在放心不下讓手滑權威的雷獅自己一個人洗碗——家裡的瓷盤已經被摔壞夠多了。


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雷大總裁不敢反駁,只得無賴的聳肩表示,"怪我怪我。"




他們現在正在客廳裡切蛋糕,這是雷獅托卡米爾幫忙買的,總算不是讓安迷修自己動手。


雷獅不是很喜歡甜食,他只吃了幾口就窩在沙發上喝起酒來。


等安迷修慢吞吞的吃完後,雷獅才一把撈住他的腰將人往腿上帶,安迷修順從的跨上雷獅充滿力量感的雙腿,將腳跪在柔軟的沙發上、就在雷獅身體兩旁,他一邊感受著雷獅有力的雙臂緊緊環住自己的腰,一邊伸手捧起雷獅依舊白皙俊俏的臉,安迷修垂眸和雷獅對視,兩人都在對方的眼中見到自己的倒影,只有自己,沉溺在那滿滿的情感中。


他們交換了一個溫馨的吻,清清淡淡、不帶情慾的,鼻間充斥著淺淺的酒味、蛋糕的奶油香和晚飯裡香草獨特的味道,舌頭溫柔的流連過嘴角,彷彿還能嚐到午後的那杯花草茶香甜而不膩人的滋味。


一吻畢,安迷修維持著坐在雷獅腿上、居高臨下的姿勢狡黠的笑了,"我的禮物呢?"


"真貪心啊。"雷獅故作不滿的搖了搖頭,他伸出右手按住安迷修柔韌的脖子,斷了他逃跑的可能,一根指頭還輕輕地搔弄頸邊稍長的碎髮。雷獅壞笑著咬了下安迷修高挺的鼻尖,"我把自己送給你了還不夠嗎?"


"這句話你前幾年都說過。"安迷修生氣的咬了回去,但他的目標是雷獅性感的下唇,"而且你本來就是我的,惡黨。"


"是是。"雷獅不甚在意的任由他咬,反正他也不覺得痛,只當安迷修在跟他調情。等到安迷修覺得過意不去的微微鬆開他時,雷獅趁勢用舌頭頂開他無力的齒關侵入進去,加深了這個吻,"傻逼騎士,生日快樂。"


"嗯......"


雷獅最後重重的吮了一下安迷修紅腫的唇瓣,紫色眸子亮的驚人,"我愛你。"




你是我的一切,謝謝你願意參與進我的生活。




你是我的所有,謝謝你願意來到我的生命中。






"安迷修。"






你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End.




--------------------------------


揪命我爛尾了RRRRR (。


話說怎麼好像不管誰生賀最後都是便宜到雷獅啊
真是個謎wwwww
只能說雷總實在是太迷人了,總讓人想把所有好東西都給他  (安迷修:Excuse me???

如果硬要扯上這篇的沙雕文名 (?
在這設定裡對安哥來說做料理是一件美好的事情,那麼把裝有自己滿滿心意的料理給重要的那個人品嚐呢?
至於對於雷總來說嘛......emmmmm 就是料理那個人吧 物理意義上的 (。

有沒有人去查查文裡面幾種花的花語啊 (暗示意味 (#
看看有沒有人可以理解我的梗啊 我好寂寞,請陪我聊聊天嗚嗚嗚

還有這篇的風格是比較偏居家與溫馨(?)的,所以可能會有點無聊,但這是給予獨自一人且始終堅於正道的騎士先生的一點期許,希望安迷修終能找到一個人陪溫柔的他一起柴米油鹽醬醋茶,而我私心希望這個人是雷獅w
畢竟這樣他的日子肯定不會無聊了 (。




——願溫柔的你能被這世界溫柔以待。


——安迷修,生日快樂。


评论(6)
热度(11)